当前位置:首页 >> 求职招聘 >> 正文

预约讨薪背后的尸位素餐

来源:jiangjiavya6资讯网 2020-08-10 06:00:45 

法律上有“行政不作为”罪,但定罪标准较“高”。如何让“治庸”行动制度化、法规化,让官员考核见真格;能否真正增加百姓评议的权重,让庸官们如坐针毡,应成为吏治中的一个重要命题。

农民工到武汉新洲区劳保局劳动监察大队求助讨工钱,正在电脑上玩扑克游戏的大队支部书记李伦俊却以“没预约”为由,让求助农民工在一边“等着”,自己继续玩游戏。

真是咄咄怪事——农民工向劳动保障部门求助,竟然先要向玩游戏的官员“预约”!怎么预约?网上预约?农民工兄弟恐怕多数不懂上网;电话预约?他莫非不知很多部门的“热线”其实是“冷线”甚至“冰线”,从来都没人接听?

“预约”的搪塞背后,暴露出一些“衙门”尸位素餐的习气。对这些官员而言,什么百姓呼声、民生疾苦,全都于我如浮云。有一种“公仆”,根本就没搞清自身角色,习惯于“官老爷”的旧时角色。在其耳中,衙斋卧听“疾苦声”,疑是墙外“潇潇竹”;在其心里,当官“若”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而另一种“公仆”的想法则是:这么多讨薪、告状的“烦心事”,我就是忙到死也管不完,还不如能推就推,反正地球缺了我也不会不转……

不同的心理驱动,同样的症状,而其背后更“共享”了同一病灶——在身后缺乏有效监督、“屁股”缺乏危机意识的官员履职气候下,一些官员如入“无人之境”,进入“自由王国”。这些“患者”中,轻者如“玩扑克书记”等,对百姓疾苦置身事外;重者如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等,笃信“刑不上本官”从而恣意妄为、终坠万劫不复之地。

这让我们不由想起“区长电子信箱回复‘已阅\\’”的另一桩咄咄怪事。尽管宁波鄞州区信访局近日的最新回应称,这是“操作不当”所致,“我们的理念是群众利益无小事”,但不少网友均将这番表白视若反话。“已阅”这样毫无态度、缺乏情感的官腔搪塞,在现实世界中见怪不怪,有所吁求的群众对此也多已心死;然而,当它公然、赫然在“电子政务”——这一被寄予太多期待的政治空间里“闪亮登场”,人们怎能不对这样冷冰冰的“官腔网络版”一声叹息!

这几年,一些地方“治庸”之举屡见不鲜——如,青岛市北区去年对外公布“治庸计划”,并设立举报电话;长沙治理庸官,两年来领导干部中8人被免职、撤职……“无功便是过”,这句话用在官员处理民生事件上,尤为贴切。民生无小事,中国老百姓的韧性很强,但凡闹到告状和上访地步者,往往是利益受到非常之侵害或遭遇非常之不公。因此,对于前来本部门求助群众的麻木不仁,就是为官不仁;坐视百姓泣血而自己悠悠闲处作奇峰者,更可称之为对人民的犯罪,当然“无功”就是“大过”。

法律上有“行政不作为”之罪,但定罪标准较“高”,比如必须“给相对人的合法权益造成了实际的损害”等等,这就让很多处在“行政不作为”和“麻木不仁”之间地带的庸官们安然藏身;而“治庸”之举,又往往只限于个别地方的行政自觉,而其他地方的庸官们依然可以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民生疾苦等闲视”。因此,如何让“治庸”行动制度化、法规化,让官员考核见真格;能否真正增加百姓评议的权重,让庸官们如坐针毡,应成为一个重要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