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理财 >> 正文

地方版坏账银行难挡业务短板

来源:jiangjiavya6资讯网 2020-07-30 05:37:32 

  地方版“坏账银行”持续扩容。12月14日,一则招聘广告曝光了一家正在筹备的地方资管公司,招聘内容显示,这家暂定名为“深圳市招商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是由招商局集团和平安人寿等联手合建,成立后将按相关规定申请开展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业务。近年来,地方资管公司掀起设立潮,多个地区甚至已经成立了不止一家。然而,不少资管公司还没有正式发挥清收和重组坏账的作用,仍在摸着石头过河。

  招商平安资管公司进入筹备期

  12月14日,“深圳市招商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对外发布招聘广告,其由招商局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和中证信用增进股份有限公司合作组建,注册资本为30亿元。

  据了解,这是深圳市以计划单列市成立的地方资管银行,不过“深圳市招商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还在筹备当中,公司名字还待核准。该公司在招聘信息中还透露,公司成立后将按相关规定申请开展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业务,以及其他经批准的债转股、股权投资、基金和资产管理业务。

  近年来,地方版“坏账银行”迎来设立高潮。自2013年江苏省成立第一家地方资管公司之后,截至目前,已有30余家地方资管公司正式获准开展批量收购不良资产业务。

  成立速度有加快之势。今年10月21日,银监会下发《关于适当调整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有关政策的函》,放宽有关地方资产管理公司设立的相关政策,允许省级政府增设一家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同时允许资产管理公司以债务重组、对外转让等方式处置不良资产,对外转让的受让主体不受地域限制。不少省份开始谋划筹建第二家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浙江、上海、江苏等省市都于近期密集落地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福建省的新地方资管公司也已获批。

  待处置坏账需求激增

  地方资管银行迅速扩容的背后,不仅是监管层的政策助力,更是激增的坏账规模带来的处置需求。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进一步介绍,金融业发展已经发生变化,很多地方成立了地方金融机构,介入了地方发展的投融资活动。在宏观经济放缓的大环境下,一些地方金融机构的现金流保障可能出现问题,一些债务出现了还本付息的困难,坏账也开始上升。

  “按照金融机构的运作规律,应该是自己对坏账做冲销,也就是用自己的利润、风险准备、资本等冲销,但是问题在于地方性金融机构利润并不多,风险准备并不多,资本不雄厚,当坏账发生越来越多时,自己承担不了,就要由其他机构来帮它承担。”赵锡军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地方资管公司都是地方政府牵头成立。赵锡军表示,因为这些金融机构提供的贷款或投资直接面对的就是当地的政府项目,所以当地政府就有责任来帮它化解和解决风险,成立相关的机制,这是一个必然的选择。

  尚处“磨刀霍霍”准备期

  然而,很多地方资管公司虽然拿到了批量收购不良资产业务,但是开业到现在做的还是一些通道业务,即将自己从银行批量拿到的资产包倒手再卖给民间的资产管理公司,真正做清收和重组的业务并不多。

  有知情人士透露,2014年12月成立的山东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第一单业务在今年才落地,以4折的价格与建设银行青岛分行达成价值10亿元不良资产包业务协议。对此,赵锡军表示,资产管理业务特别是处置不良资产业务的专业性很强,需要有专业性的能力、人才、技术、安排和市场,目前来讲很多地方资管公司还不具备这些专业性,但又要承接不良资产和不良债券,所以只能接过来再卖给有处置能力的人,最终沦落为通道,或转手机构。

  不仅业务上没有实质性展开,地方资管公司还面临国有四大资管公司和银行系资管公司的两面夹击。农行、工行在近期相继发布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出资人民币100亿元,设立全资子公司专司债转股业务,中行、建行、交行等也在筹划设立自有资管公司。

  东方资产报告也显示,从时间的维度来看,大多数增设的地方资管公司刚刚起步,尚处于“磨刀霍霍”的准备期,实际业务量并不大;而银行系资管公司则是应运而生,为防范金融风险深层次蔓延,在没有多少时间准备的情况下就要操刀债转股。与老牌的国有资管公司相比,地方资管公司也被指存在多项劣势。交银国际证券研报指出,从短期看,地方资管公司劣势不少,例如融资能力弱、缺乏四大资管公司的多元化金融控股架构、缺乏有经验的处置团队、只能从本地收购不良资产等。

  需防“新瓶装旧酒”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地方资管公司由省级政府设立或授权,与地方政府有着密切关系,这一特点也是一把双刃剑。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地方资管公司要防止两个倾向,第一,要防止“新瓶装旧酒”,切勿重新回到政策性处理不良资产的老路,进而沦为部分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政府融资平台转移风险、逃废债务的工具;第二,要防止“左手倒右手”,切勿不按市场规则办事,突破一定标准和价格随意受让不良资产,进而沦为地方政府及银行美化报表、腾挪不良的通道。

  赵锡军也表示,因为地方资管公司专业能力不足、市场方面欠缺、经验方面不足等,很容易在风控、管理合规等方面出现漏洞,容易被一些人钻了空子。

  交银国际证券研报指出,市场集中度和四大资管公司议价能力将逐步下降,随着未来资管市场化程度的进一步提高,四大资管公司的优势还将进一步受到削弱。赵锡军指出,金融业务和经济活动换的就是风险,从风险承担来讲,谁发生金融活动,谁就是风险责任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作为金融机构,要把风险控制在能承担的范围内,同时建立风险和收益相匹配的机制。

  北京商报记者 程维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