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超强奶爸by张府龙少

来源:jiangjiavya6资讯网 2020-08-06 06:01:16 

看呗推荐小说《》by张府龙少,在这里,给您带来《超强奶爸》最新章节目录,构思巧妙,情节动人,想看这本书的亲,千万别错过哟。正所谓想啥来啥,陆凯正犯愁自己怎么回去时,碧海庄园对面的街道上,一辆银灰色新款奔驰跑车呼啸而来。

《超强奶爸》精选:

夜色中,陆凯一行人走出了碧海庄园。

站在大门口,陆凯抬头看了眼雾蒙蒙的月亮,心中犯了难。

来时候坐计程车他没觉得什么,但现在才发现这个时间,路上连个人影都看不到,就别说车了。

正所谓想啥来啥,陆凯正犯愁自己怎么回去时,碧海庄园对面的街道上,一辆银灰色新款奔驰跑车呼啸而来。

轰鸣的引擎声由远及近,震得人耳膜生疼。

转瞬间,奔驰跑车到了众人身前。

车门打开,一个样貌不输明星,气质儒雅的年轻男人走了下来。

见来人朝自己而来,黎雪莹微微皱眉。

“黎小姐,我是晋阳秦家的秦海。”说话间,秦海微微躬身行礼,绅士范十足。

“我认识你吗?”黎雪莹冷冷道。

“您可能对我很陌生,但我对您却爱慕已久。”说到这,秦海爽朗一笑:“也许有些冒昧,但得知您来晋阳的消息后,我还是忍不住赶来了,希望能和您共进晚餐。”

提到吃饭,黎雪莹脸色又冷了几分。

为了避免秦海继续纠缠,她决定将这个麻烦甩给陆凯。

更重要的是,她想再探探陆凯的底。

虽然陆凯之前惊艳全场,但黎雪莹却总觉得陆凯身上还有更大的秘密。

即便她这些年阅人无数,可始终看不透陆凯。

“不好意思,我已经约了人。”说罢,黎雪莹故作无意的看向陆凯。

顺着黎雪莹的目光看去,秦海微微一怔,显然是没想到在这能看到陆凯。

“这不是陆少吗?怎么,被陆家赶出来后准备来黎小姐这碰运气?”秦海调侃道。

其实,在秦海刚亮相时,陆凯认出来这位多年前的老对头,只是他也没想到黎雪莹会拿他做挡箭牌。

而且他被赶出陆家的消息,在肖剑锋的肆意宣扬下,整个晋阳早已人尽皆知。

“陆少,你没想过自己会有今天吧,说实话我等这一天很久了,现在你一无所有,怎么和我比。”

说话间,他伸手指着身后的跑车对陆凯道:“看到没,奔驰限量款跑车,市价八百多万,晋阳只有三辆,如果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就自己走省的难堪。”

此时,秦海不仅脸上在笑,心里更是爽翻了。

特别是能在黎雪莹面前将陆凯贬的一文不值,让他很有优越感。

陆凯面无表情,他和秦海之间的恩怨属于历史遗留问题。

也许当初秦海还能威胁到他,不过现如今秦海已经和他不在同一层次。

即便有秦家做后盾,陆凯也懒得搭理,毕竟他从不欺负弱者。

然而,秦海却会错了意,他把陆凯的宽容当成了懦弱。

只听他变本加厉道:“弃少就该有弃少的觉悟,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也不照照自己什么德行。”

说罢,秦海转头对黎雪莹道:“黎小姐,您初来晋阳可能不知道,这小子现在就是个废物,不可能给你带来任何帮助的,我和他不一样,我可是……”

他刚说到这,就听对面马路上再次传来引擎的轰鸣声。

只是这次来的不仅一辆,而是十辆车组成的车队。

两辆红色保时捷超跑开路,三辆红色布加迪威龙压后,四辆红色悍马分两路护在中间那辆红色宾利左右。

整支车队宛如一团烈火,势气滔天,仿佛要点燃正片夜空。

秦海呆住了,他想不出这个时候还有谁会来,心中难免忐忑。

毕竟能搞出这么大阵仗的人,在晋阳屈指可数,不管哪一位都不是他能得罪起的。

车队缓缓停下,一名意气风发,满脸桀骜不驯的男子从其中一辆红色保时捷超跑里迈步而出。

“楚炎?怪不得有这么大排场。”望着来人那如刀削般的面庞,野性十足的眸子,秦海心中狂跳。

说起楚炎,普通人或许知之甚少,那是因为他们根本接触不到那个层次。

可秦海不同,身为秦家的少主,他不仅听说过楚炎的传奇故事,更明白和其搭上关系的重要性。

在晋阳,楚炎虽说不是一手遮天,但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当年炎门异军突起,在极短时间内扫除异己,在晋阳扬名的辉煌战绩,如今在老一辈人心中,依旧记忆犹新。

曾经秦海试图结识过楚炎,但每次却都铩羽而归。

今晚再次相遇,让秦海再次看到了希望。

只见他快步迎上,换了副谄媚的表情,毕恭毕敬道:“炎哥,我是……”

“滚开!”楚炎冷声打断,同时伸手将秦海推到了一旁。

自始至终,楚炎都没正眼瞧过秦海。

径自来到陆凯面前,楚炎收起了桀骜不驯,小心翼翼道:“陆先生,虎哥吩咐我来接您。”

打量了楚炎一眼,陆凯点头道:“以后不用叫我陆先生,和山虎一样称呼我就行。”

陆凯明白,山虎这是想将楚炎引荐给他,成为他在晋阳的助力。

“多谢陆……不对,多谢头儿。”楚炎激动道,他没想到自己真的有幸成为陆凯的兄弟。

在此之前,他只是听说过曼珠沙华的老大,但却并未谋面。

因为曼珠沙华的规矩,只有负责人的级别才有资格知道老大的真实身份,也只有负责人才可以称呼陆凯头儿。

如今陆凯让他改口,意思再明白不过,就是将他提升成了负责人的级别,把他当成了兄弟。

见楚炎高兴的手舞足蹈,秦海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此刻的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除了难以置信,还是难以置信。

“不可能,楚炎怎么会对一个废物毕恭毕敬,他怎么可以因为一个废物的话如此失态!”秦海百思不得其解。

突然,他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刚才他当众羞辱陆凯,如果现在陆凯报复的话,楚炎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念头一起,恐惧顿时在秦海心中蔓延。

只见他额间豆大汗珠滴滴滑落,浑身不由自主的发颤,再也无法镇定。

原本的绅士范在这一刻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忐忑不安和恐惧。

这时,陆凯缓步朝秦海走来,依旧面目表情。

“你干嘛,别过来!”秦海口吃道,望着陆凯的眼神都快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