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神级鉴宝赘婿荣宛凝-神级鉴宝赘婿小说阅读

来源:jiangjiavya6资讯网 2020-07-31 05:26:59 
神级鉴宝赘婿第49章恶少无理搅三分

这是龚大宏的马仔,他们实际上是一伙的,应该是龚大宏的心腹。

在临海,这伙人应该是以龚大宏为核心的。

周贵,马德明等人负责销赃,而另外运货的千门八将,应该还有其他的人,刚刚两人口中的钉爷应该就是范元旦见过的那名老腿子,应该是负责盗墓者。

慢慢的一个黑色利益链浮出了水面。

范元旦的心情很沉重,他很清楚,这种黑色利益链的最终端应该是对接国外市场,而在传统收藏家眼中,这些宝贝是绝对不容流失出去的,这是原则,也是大义!

必须想办法阻止,不惜一切代价。

范元旦走出门口凝望四周,此时的雨势虽然稍微小了一些,依旧淅淅沥沥,四周泥泞不堪根本下山都困难。

此时范元旦倒是奇怪了,这两个人是冒雨而去,他们出山的可能性不大,而更有可能就是住在附近的人 。

龙王沟距离这里还有几公里,范元旦刚刚从哪里回来,可以确定的是他们肯定不是龙王沟的人,很有可能的就是他们是这里周围的村民。

在这里周围,还有一个村子,这里是桃花山乡,范元旦曾经查看过电子地图,在附近还有一个积水铺村,这个村子非常分散,分为九个小组,距离龙王沟最近的就是四组,一共七八户人家,就在附近的山坡上。

很有可能,这些人就是积水铺四组的村民,不过现在不是追查的时候。

他冒雨在小庙四周查看了一番,在庙后的一颗老榉树下,一丝丝阴气弥漫开来,东西原来埋在了这里。

这件东西太珍贵了,根本不容有失,范元旦略一沉吟,直接冒雨再次挖开这个地方将包裹严严实实的十五连盏铜灯启出之后,将镇棺钉拿下放在原地埋好,而铜灯范元旦在距离小庙一百多米外的一块巨石旁再次埋了下去。

做完这一切之后,将所有的痕迹清理干净,范元旦这才回到小庙休息了下来。

天亮之后,雨已经停歇,范元旦起身走出小庙,一股冰冷清新的空气涌动开来。

范元旦将自己所有的痕迹处理干净之后,沿着山路下山而去。

……

“张不凡,把钱还给我,拿走你的垃圾!”

此时盛世开元博趣阁门口,人围绕了里三层外三层的,所有人正在看笑话,柳秀才提着十几件破烂货在门口大喊大叫。

张不凡站在门口脸色铁青:“柳老板这是你的东西,为什么跟我要钱?”

“张不凡,你这话说的没意思了吧?”

柳秀才也是气的够呛,愤然怒骂:“你跟我联络,说让我跟你一起黑荣珍阁的范元旦,双方联手,事成之后,东西你全拿走,但是给一成当做佣金,然后帮我介绍几个大客户出货对不对。”

“对啊,没错!”

“现在呢,你让我拿七十五万买一堆破烂,说的好听,回去就给我清账,东西归你,钱一分不少,现在呢?”柳秀才简直气疯了:“你为什么反悔?”

“你太搞笑了,这东西是我的吗,话是我说的?”

张不凡冷笑嘲讽一声:“古玩行的规矩,你收了就是你的,怎么找到我头上呢?”

“你你你,太过分了。”

柳秀才简直要气疯了,脸色涨红,七十五万啊,打了水漂了。

范元旦背着背包慢悠悠走过,看着眼前地上的一堆东西,露出一丝笑意:“怎么,收了那么多好东西?”

周围人发出一阵哄笑声,这些破玩意满打满算也值不了几个钱,堂堂六大阁的人竟然这么愚蠢。

张不凡也是有苦说不出,心中对于柳秀才也是烦得很,不长眼的狗东西。

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博趣阁的名声问题。

如果柳秀才偷偷地来找他,张不凡绝对会给柳秀才清账,然后将这些东西扔掉,但是在大庭广众下就不同了,承认跟柳秀才合谋,那岂不是成了小人?

“你站住!”

张不凡怒火中烧,愤怒的指着范元旦:“你不是说龙王沟有宝贝吗,你这个骗子。”

“我什么时候说的?”

范元旦顿时哑然,这个张不凡有些蛮不讲理,说话根本不经过大脑。

“镶盘龙玉杖是不是你收的东西?”

“是!”

“混蛋,我明白了,原来是你下套设计我们。”

张不凡突然冷笑几声:“好了,什么也不说了,东西你收走,把钱还给我们。”

“我怎么下套了?”范元旦微微皱眉,这个张不凡真是无理搅三分的人。

柳秀才看到张不凡给他使了个眼色,突然顿悟过来,冷笑几声:“没错,就是你,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圈套,你让那老头子先到我的店里,故意把竹杖弄得很脏让我看不出来,然后就回去传出风声,说自己拿到了镶盘龙杖!”

“没错,就是这样,然后我们肯定好奇打听,结果打听到龙王沟的情况,然后跟了过去,最后花了一百五十万买了这堆破烂。”张不凡顺嘴说出口之后,感觉一切竟然说得通。

范元旦忽的笑了:“我逼着你们买的吗,是我发现了这根镶盘龙杖很值钱,荣珍阁是重信誉的,我去给老人家补齐差价,你是不是抬杠,把值十五万的东西硬生生抬高到了二十万?”

张不凡的脸色如同紫茄子一般,哑口无言,柳秀才冷笑嘲讽:“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一个计策,故意坑我们的。”

“对,就是这样,你们是埋地雷,引诱我们上当,退货赔钱。”

张不凡简直就是口不择言,硬生生给范元旦安了一个罪名。

所有不明真相的人此时狐疑的看着范元旦,范元旦微微摇头,这两个人一唱一和的,看来真的想嫁祸给自己了。

“这些东西是我逼着你买的吗?”范元旦冷冷的一句话,让柳秀才有些下不来台,毕竟他的地位在哪里,如同一个泼妇似的耍赖真的有失身份。

“你说这些没用,现在问题是,我们花了一百五十万买了这一堆东西,都是因为你,你看着办吧。”

张不凡冷笑一声:“如果没有一个说法的话,我会上告古玩协会,告你设计陷害同行,大家想想,就这么一个人人都知道的废物,他怎么会突然眼力那么好了?”

“对啊,背后说不定有人指使,他就是一个马前卒,替人家办事儿的,咱们慢慢查。”

柳秀才冷笑接茬道:“大家都想想,最近发生的事情太不寻常了,简直就是奇迹,一个废柴突然变成了天才,而且成了专家,你敢说幕后没有阴谋吗?”

“要说没有阴谋,打死我都不信。”张不凡鄙夷冷笑:“我就看不惯荣珍阁这幅样子,做事卑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