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通往三号房的路夏乙璿简聿繁小说by萧半纯全文阅读

来源:jiangjiavya6资讯网 2020-06-30 04:12:29 
通往三号房的路第12章

夏乙璿听了这话真是被吓得半死,她身边的同事有人长智齿到医院拔了,她也了解一二,但是她对拔牙的恐惧已经深入心脾了,话说还是在她小学的时候,上学路上总是经过镇上的商业街,有一家牙科诊所,她每每经过都能看到医生的拔牙过程:总是用很长的针给牙龈打麻药,然后用钳子硬生生的往外拔,病人的头也随着医生的用力来回晃动,伴随着用力有血液流出来,病人往往都是痛苦的表情。于是这便成了她自小以来的心里阴影了!

“帮你问过了,先吃消炎药把炎症控制下去,再去拔,他说基本很少有智齿能正常长出来的,不拔的话会经常反复性的发炎疼。你自己考虑吧!”郁知恩道。

“先把这波炎症消下去再说吧!真要拔就到你男朋友那去拔!不过要是不疼也没什其他不舒服了唉!”夏乙璿自欺欺人道。

郁知恩鄙视的看她:“你就自欺欺人吧,不拔以后疼的还是你自己,打麻药不疼的!”

夏乙璿无奈道:“恩,你不了解,那是来自我内心深处的恐惧呀!”

“唉,那就帮不了你了。姐姐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又欢乐的去喂兔子了。

刚进入医院的大门,消毒水的味道便扑鼻而来了,至分诊台:“你好,想问一下,许如生医生在那个诊室呀?”

前台护士态度很好的道:“你好,许医生在二楼5号诊室。”

夏乙璿挂好号后便直奔二楼,“知恩应该和他打过招呼了吧?”

夏乙璿透过玻璃门看到里面有人在做治疗,敲了敲门进去,“你好,许医生,我是来拔牙的,知恩应该和你打过招呼吧!”夏乙璿声音轻轻的道。

“奥,她和我说过了,你牙片有吗?拔的话还是要先看牙片的!”

“没有唉,你帮我开吧!”把自己的病例本递过去。

他并没有接,“我直接在电脑里开了,你大厅里自助取号机上打印号单,去拍就可以了!”说完又继续刚才的治疗。

“奥,好的,谢谢。”自助取号机上取了号又找拍片室,外面等的人很少,没一会便到自己了。

夏乙璿拿着牙片回到5号诊室,见刚刚那人的治疗还没完,诊室里的味道太大了,便不想进去等,在外面挨着护士台的候诊椅上等着,反正到自己了,自动叫号系统会喊的!

早上赶的早,这会倒是口渴了,接了杯水,刚坐下没多久便听到护士台的两个护士在聊八卦。果然,女人多的地方八卦就多呀!夏乙璿想着反正没事,倒不如听听八卦呢!

只听甲对乙道:“唉,昨天可是科室聚餐你怎么没去呀?好可惜奥。”

乙道:“昨天有事就没去,不就一顿饭吗?有什么可惜的?怎么又什么八卦吗?”

甲:“聪明呀,昨天一群人都在起哄许医生和我们护士长,两人还喝了交杯酒呢!”

乙:“啊,那许医生不是有女朋友吗?还来过我们这里,瘦瘦小小白白的,长得蛮好看的!护士长不也有男朋友吗?”

甲:“护士长的上个月就分了,至于许医生嘛,他有女朋友和没有女朋友有什么区别呢?大家不都知道的吗,他一直和我们医院那几个护士的关系不要太复杂吆!不过也是,谁叫人家长得又高又帅呢?放眼我们整个口腔医院,他的颜值都能排第一,你看预约他的病人都是女的偏多,还不是都冲着他长相来的!”

乙:“要我是病人我也愿意预约许医生的,医术嘛也不算差,长得那么帅,那么帅的人给你近距离做治疗想想都开心。”

甲:“得了吧,有女朋友了还和那么多人暧昧不清,没女朋友的时候估计暧昧对象更多吧!完全一渣男呀!”

乙:“得,你也别在这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我们只远观他的颜值就行了!”

甲又道:“你说他现在的女朋友知不知道他的那些事!上次看他女朋友确实长得蛮好看的,唉,可惜了!”

乙:“有什么可惜的呀,个人有个人的命,我觉得就算不知道,至少也能感觉到男人的心在不在她自己身上吧!这么久了都感觉不到说明要么是真傻,要么是装的不在乎,毕竟有个这么帅的男朋友出去还是挺有面子的!”

夏乙璿再听不下去了站起来打断她们:“你好,想问一下什么时候才能叫到我呀!”拿出自己的挂号单给她们看。

“你好,到你的话会自动叫的,可能还要等会!”

“好的,谢谢!”便进到诊室里面去等。

刚刚两人说的人分明就是郁知恩和她的男朋友许如生,平时到她们家去也看不出来他的为人,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人!

郁知恩知道吗?自己回去要不要和知恩说呢?正在专心思考的时候,上个病人终于好了,许如生把东西收拾好:“把你的片子给我看下!”

夏乙璿此刻正在天人交战中,被他的话倒是吓了一跳,赶忙把片子递给他。看了会,指着片子道:“你看,你这左右两边都上下都长了,而且都是横着长得,也就是说是往前后生长的,压根长不出来,这几颗都要拔的。”

“啊,那可不可以一下全拔了?”

“四颗恐怕不行,因为和你认识就帮你一下拔两颗,这样你就不用来那么多次了!”许如生道。

“那太谢谢了,真的很怕拔牙呀!”

“那我给麻药打多点就不会疼了,拔了以后要缝两针,你到时候还要来拆线的奥!”

“奥,好,谢谢,谢谢!”

“那来吧!”示意她躺倒治疗椅上。夏乙璿不自然的吞了口口水,该来的还是来了,乖乖的躺倒治疗椅上。

历经大概四十分钟,终于都结束了,夏乙璿感觉半边的脸颊都没有知觉了,不过,好像确实不怎么痛唉!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又给她开了点消炎药和漱口水带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