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丁白田敏绝品狂枭小说精彩试读

来源:jiangjiavya6资讯网 2020-06-29 04:22:28 
绝品狂枭第十二章 密料

“啊?会被开除,那么严重吗?”一听到开除,把张凯都吓蒙了,看那两腿不住哆嗦的样子都站不稳了。

田敏厉声呵斥:“你以为呢?在校园内打架斗殴,本来就是要开除的!”

“那……”张凯眼巴巴地看着我,指望我能有什么主意。

哼。

果然是小屁孩,一听要被开除裤子都湿了。

我拍拍张凯肩膀,说:“放心吧,这种情况我早就料到了,我们不会有事的,而且你就想龙凯那混蛋因为打架的事被抓多少次,不一样啥事没有吗?”

当时之所以让徐飞他们去找梁宽,就是为了让这老狐狸来处理这事,他跟杨正成看样子已经闹掰了,自然不可能再留着龙凯在学校。

至于我们,梁宽是不会开除我们的,赶走一名老师加一个学生这事已经够乱了,要是再把我们也赶走怕是关系越牵扯越多,说不定会危及自身,倒不如对几个无所谓的学生宽宏大量,还能收买人心。

既然能在校混迹这么多年还当上了教导主任,这点道理梁宽肯定是懂的,即便他装不懂,我也有办法提醒提醒他,只不过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是不会这么做的。

“是、是是这样吗……也对。”张凯飘忽不定的眼神明显对我的话不是十足的信任。

“丁白,真搞不懂在你眼中什么事情才算大事?”田敏不满地噘着嘴。

我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我自然不会告诉他们,已经经历过一世风波的我,这点小屁事在我眼中连沙子都算不上。

田敏收拾起桌子上的包袱,仍然板着个脸,对我们两个说:“好了,既然没有事就收拾收拾东西回去上课!也不要多想等学校处分下来再说。”

我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提醒说:“老师,这都放学了。”

田敏一听哎呀一声,蹙眉嘟囔说:“完了,没想到我一觉竟然睡到了放学,班级的班务还没处理完呢。”

望着窗外漫天红霞,我这才想起来中午还答应了面馆的那个厨师要晚上教他面的做法呢,正好跟他仔细谈谈这件事,我这一世的第一桶金还要靠他赚取呢。

前世过惯了衣食无忧的日子,突然变的连医药费都掏不起了,我才又想起赚钱的重要性。所以当务之急是先赚钱,这钱必须给还给田敏,你一个小老师一个月也赚不了多少。

除此之外,去面馆顺便还能蹭顿饭。

我问:“田敏老师、张凯,你们应该都没吃呢吧,不如我们一起去中午那家面馆吧。”

张凯神色尴尬地小声说:“面馆?白哥,我就不去了,我寝室还有中午吃剩的馒头,再不吃留到明天就干了。”说着,转身就想赶紧溜掉。

我就知道他会这样,拉住了他。

毕竟他也算帮过我,这种时候我也不好意思让他独自回去啃馒头,对他说:“走吧,张凯。我们已经是兄弟了,今天这顿饭我请!”

“白哥,你对兄弟真好!”

“那当然……”

实在受不了被张凯肉麻麻的眼神盯着,我恶心地避开脸。

田敏见状也开口了:“既然你们两个都去,那我也去吧。”

一路上我们三个说说闹闹。田敏嘴大,把中午面馆的事情跟张凯学得有模有样,惹得张凯又是一阵崇拜地盯着我。我心想,完了,本来这事还想低调点,但既然张凯都知道了那么想必很快就会传开了。

面馆的周正隔着门帘打老远就瞧见我了,用围裙抹抹手就赶紧跑出来迎接我,堆满横肉的脸笑道:“小兄弟,你可真守约!你吃了吗,要不要在我这吃?”

我心思毕竟当着田敏的面,怎么也给客套一下,说:“没事,不劳烦你的。”

周正边笑边点头:“那好小兄弟,咱是不是可以开始教我了?”

这家伙……真是一点不客套啊。

那好,既然如此我也干脆点,带着田敏和张凯自顾自的往里面走边说:“周师傅,那就麻烦你了,三碗骨汤面。”

田敏听到我们这一来一往的“客套话”,噗嗤笑出了声,反而是张凯还不懂是怎么回事,看了看若无其事的我,挠挠头云里雾里地跟着进来了。

周正愣了半晌,呵呵一笑,也发现了自己的莽撞,走进店吆喝着:“好嘞,小兄弟你稍等,面马上就上来!”

周正面馆里虽然还有其他厨子,但是为表诚意他还是亲自为我们下厨了,尽管在我看来他做的也好吃不到哪里去。不过有一点好的就是,明明是比我先来的客人,当我们三个的面都上来了,他们却还在那焦急地等待呢。

这样一来就免不了有些闲话了。

“周厨子今天是怎么了,想学艺想疯了吗,生意都不好好做了?”

“就是!要是真想学艺,不如回你那乱七八糟的烹饪学校重修两年呢,找来个小孩当师傅,不感到磕碜吗?”

周正咧开了笑容把面端上来递到我面前,还不忘嘱咐我小心烫,然后回头对那些起哄的客人挥挥手不耐烦地说:“去去去,你们懂什么,那学校里的师傅哪里有这小兄弟做的好吃?爱吃不吃,不吃都给老子滚!”

客人们倒也没因为周正的话生气,毕竟都是常客,玩笑而已,哈哈大笑一阵后等自己的面上来了就开始径自囫囵起来。

“小兄弟,吃饱了吗?”周正凑上来。

我真不好意思告诉他,当看到他那恶心的笑脸后,我就一点食欲也没有。

“我……吃差不多了,那我就开始教你吧,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些事情有和你商量,去一个安静的房间。”

周正听到我的话后差点没激动地跳起来,满面红光地说:“好,小兄弟你跟我走吧!”

其实我之所以要去个安静的房间,就是为了避开田敏,上次被她搅和的事情我还记忆犹新的呢,这要是再被她搅和了,那就成终生遗憾了!

看到我要跟周正走了,田敏还是忍不住叨唠两句:“丁白,既然答应了就好好教人家,别胡闹。”

“是是老师!你和张凯吃完就先回去吧,不用等我的。”

周正带我去了一个后厨里面的一间狭小的屋子,里面只能摆放一套简陋的木头桌椅还有一张床,看样子是面馆里的人用来休息的地方。

等到把我引上座位了以后,周正也焦急地坐到了我对面,说:“小兄弟,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了,你可以说了吧?”

看周正迫不及待的模样,我心里的把握就更多了。

反正都是想要赚钱嘛,既然在心理战上周大叔你一开始就输给我,那就不要怪我宰你了。

与周正形成鲜明的对比,我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和稳重,慢条斯理地问:“周大叔,今天我中午跟你说的教你的两个条件你还记得吧?”

周正用力点点头:“记得,当然记得!第一个是面要由你命名,第二个是你要抽取其中的利润,不过……”

周正神色难堪地继续说:“不过这利润你要怎么抽啊?小兄弟,我们这也是小面馆,收入并不多的。”

我摆摆手,直言:“很简单,做法我可以免费教你,但是这面需要一道密料,我每次都会为你调制一瓶可以用二十多次的密料,每瓶就收你十块钱。”

“什么?十块钱????”

周正猛地跳起来怒吼一声,显然被我的一句话吓得不轻。

我当然也知道在这个时代十块钱是怎样的数字,十块钱可以买十几斤大米或几斤猪肉,而对于像我们这样的学生来说,那更是一个星期的生活费。所以周正会做出这样激烈的反应我也不怪他,毕竟换作前世的我如果听到这个信息也会和他如此的。

但在我看来,既然我拥有超前的技术资料,为什么还要卖个白菜价呢?前世我之所以能成功,除了因为我的能力和兄弟外,便是因为我敢于挑战的胆量了。

我露出了不容商量的神色,越是这种时候我越不能松口,对周正说:“周大叔,我知道十块钱对你意味着什么,但我这面如果放出去卖的话,怕是到时候的回报远远不止这点,你也看见了那天客人们的反应,这么好吃的面无论多贵怕是都有人想花钱吃。”

我话就点到这,剩下的就留给周正自己去思考了。

周正满头是汗,皱着眉头不停捏自己的秃脑瓜,嘴里振振有词地嘟囔着些什么。

我也不急,就让他自己思考一会。

许久,周正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啪地站起来一拍板,吼道:“好小兄弟,这密料再贵我也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