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言小念萧圣小说

来源:jiangjiavya6资讯网 2020-06-28 19:53:07 

言小念萧圣小说书名是《》,小说讲述言小念萧圣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言小念萧圣小说阅读,为你抹去一世尘埃小说剧情扣人心弦,引人入胜。言雨柔心里有鬼,又没和萧圣发生过实际关系,自然没底气,“和少爷拜天地的人是她,不是我。言小念从小就恶毒,我迟早死她手里,你也逃不出她的掌心。

《为你抹去一世尘埃》精选:

“红玉,我很丑吗?”

言雨柔轻抚着自己的脸颊,语气哀怨得像个弃妇。

“不。”红玉上下把主人打量一番,谄媚的说,“少夫人你是沉鱼落雁,碧玉羞花之貌,四大美女加起来,没有你一角漂亮!”

“和我妹相比呢?”

“那条小鲶鱼在你面前,就是避孕失败的产物!”

“可是爷在她屋里过夜了。”

言雨柔流下泪水,把腕上的翡翠镯子撸下来,拍在红玉手里,“玉儿,你陪了我这么多年,主仆一场,趁我还没被赶走,值钱的东西都给你,你过好日子去吧!想包多少小鲜肉都行。”

“夫人,你对我太好了!”

红玉感动得磕巴了,眼里掉下几滴猫尿,“我愿意为您赴汤蹈火!您先别着急,我们再想想办法!”

“怎么能不急?”

日久天长,四年前的事情肯定会露出马脚。

言雨柔心里有鬼,又没和萧圣发生过实际关系,自然没底气,“和少爷拜天地的人是她,不是我。言小念从小就恶毒,我迟早死她手里,你也逃不出她的掌心。”

“她敢动我试试!”红玉脑子一热,抄起一根水果刀就走,“对待畜生就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那还不快去!

见挑唆成功,言雨柔心里暗喜,趴在床头大哭起来,露出一只眼偷看着红玉,巴不得她赶紧把言小念捅死。

谁知红玉走到门口又回来了,她没那胆,“少夫人,杀人是犯法的。”

去你妹的,没用的贱红玉!

言雨柔气得咬牙,用她一条不值钱的烂命换言小念的命,不是刚刚好吗?

“夫人,在这里除了少爷您是老大,趁小鲶鱼水土不服,把她整走不就行了吗?”

“怎么整?我们都是单纯善良之辈,哪里是她的对手?”言雨柔失望的瞪向红玉。

“我们可以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自己主动走……”红玉附在言雨柔耳边嘀咕了许久。

“红玉,你简直是我的军师。”

言雨柔听得心花怒放,阴恻恻的笑容渐渐回到唇角,半晌,翻了个华妃式的白眼,“言小念,你取代不了我的地位,咱们走着瞧!”

餐厅,一如既往的安静。

丰盛的美食摆上了长长的餐桌,老管家夏尔很专业的站在旁边侍候。

萧圣一派尊贵的坐在主位上,手里翻着一本财经杂志。

虽一夜没睡,却丝毫不折损他的锐气。一身定制风衣穿得笔挺,露额上梳的发型线条冷冽,自带上位者的气场,完美极了。

“老公,早!”

言雨柔一身盛装走进来,后面的红玉也急忙鞠躬问好,“少爷早。”

“言小姐,请用早餐吧。”管家接过少爷手里的杂志,微笑着帮言雨柔挪开椅子。

言小姐?

这该死的管家不知道她已经嫁给萧圣了吗?应该叫少夫人!

“谢谢夏叔。”言雨柔压住心里的不快,给夏管家一个清纯甜静的笑,目光看向萧圣,又爱又崇拜,根本挪不开眼。

“老公,昨夜睡得好吗?”

“嗯。”萧圣英俊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优雅的吃着食物,偶尔端起杯子喝一口。

“嗐,两个人吃饭习惯了,我几乎忘了妹妹。”言雨柔自嘲一笑,看向红玉,“你去请我妹下来吃饭。”

“夫人,那小鲶鱼不是受伤了吗?怎么下得了床?”红玉好心的提醒。

端杯子的手一顿,萧圣冷冷的看过来,“小鲶鱼?”

“噢,那是我妹的绰号。”言雨柔笑着解释,“从小就这么叫。没恶意的,小鲶鱼多可爱。”

嗯,不光可爱,还贴切。

那女人的身子比鲶鱼还软嫩,好像没有骨头似的,抱在怀里能流动。

萧圣继续喝水,脑海里却浮现出昨夜与她相拥而眠、耳髻厮磨的画面,心里莫名腾起一抹酸甜。

只一瞬,眼眸又恢复冰冷。

她的身子,该死的许坚有没有享用过?

“我亲自送饭上去给她。”言雨柔装了一盘色彩缤纷的美食,一脸贤惠的说,“圣,你先吃。”

“少夫人,还是我去送吧,您今天可是新娘子。”红玉瞥了萧圣一眼,伸手想要接盘子。

“不用。”言雨柔温和制止她,“我妹从小脾气就坏,你别惹到她。红玉,你也去吃饭吧。”

“少爷,您看少夫人就是心太好。”红玉连忙为自己的主子讨好卖乖。

“那是她妹妹,她照顾是应该的。”萧圣放下刀叉,接过餐巾擦手,淡淡的说。

“对。”言雨柔对萧圣甜甜一笑,又失落的垂下睫毛,“圣,今天新婚第一天,要回去拜见家长的。不知你是要带我妹回去,还是带我,如果你要带她——”

“你。”萧圣大概不想听这么多废话,言简意赅的打断她。

管家也默认的点点头,虽然少爷从不带言雨柔出门,但自家人都认识言雨柔的。带言小念回去算什么,还不够家里盘问的。

“少夫人,少爷只承认你耶!”红玉点头哈腰的恭喜主人,那副狗腿子模样,看了让人作呕。

言雨柔惊喜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圣,你等我几分钟,我先去喂小念吃饭。”

萧圣淡淡的“嗯”了一声,起身走出餐厅,到楼梯口对言小念的房间看了一眼,剑眉微拢,片刻,缓步走向另一边的书房。

言雨柔的笑容瞬间撕破,啾起鼻子,对红玉使了个眼色,这才端着饭走进言小念的房间。

言小念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阴森森的盯着自己,也不想睁眼。

她基本退烧了,但依然沉浸在无边的冷意里。

言雨柔夫妇太恶毒了,泡在冰水里与鳄鱼对视,头上飘着雪花的绝望滋味,真希望他们也尝尝。

唉,自己想带孩子好好过日子,怎么就这么难呢?

不知许坚怎么和宝宝解释她彻夜未归的原因的?想起儿子,言小念心酸得厉害。

孩子还那么小,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挺住,不能死,没娘的孩子最可怜了,这点她深有体会。

“大发,大发……”

“发个鬼!”

言雨柔把餐盘重重放在床头柜上,眼神阴险地盯着言小念,突然抄起叉子对着她的眼睛狠狠刺了过去……


铜仁人流医院哪家好 www.jz2y.com